聊城视频

教坛“常青树”轩云湘(上)

>>聊城视频 >> 凡人聊吧 >> 教坛“常青树”轩云湘(上)

聊城新闻网视频频道

视频信息

教坛“常青树”轩云湘(上)

教坛“常青树”轩云湘(下)

  主持人:观众朋友们,大家好。这里是由聊城新闻网独家打造的身边人物系列访谈《凡人聊吧》。

  一位教师执教34年,在全国可能有很多。但是,一位教师执教34年,却没有一次请假,在全国应该是屈指可数的。今天作客我们《凡人聊吧》的这位嘉宾就是执教34年无一次请假的一位人民教师。他是谁呢?首先,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。

  主持人:让我们有请轩云湘老师。我得赶紧的跟轩云湘老师握个手,也和我们习总书记间接性的接触一下。欢迎您作客我们的节目,我们坐下来慢慢聊。

  轩老师,您从教已经有34年了。我大概算了一下,您应该是在1980年的时候开始步入到我们人民教师这个行业当中的。当时是一个怎样的机缘巧合,使得您开始从事这个行业的呢?

  轩云湘:我也喜欢这个行业,愿意当一名人民教师。1980年开始是民办教师,86年以后又考的。当时我是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莘县师范。88年毕业以后,就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。

  主持人:从88年开始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的?

  轩云湘:对。

  主持人:您这34年的教师生涯当中没有耽误学生的一节课,这从旁人来说可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。因为你想嘛,每个人家里谁都可能有点事儿。咱不说别的,就说婚丧嫁娶这个,肯定会有冲突的时候。您是怎么解决这个冲突的?

  轩云湘:我认为工作是第一位的,教育事业是至高无上的。1984年农历腊月初八,就是我结婚的日子。当时呢,我教两个班的语文课。那两个班,我接手的时候比较晚。师资比较紧缺,耽误了有近两个月的课程。接手晚,课程也打的紧。快到年终考试了,新课还没有讲完。我结婚的当天也没有请假,我那天上完两节语文课以后,才赶到家里拜堂。当家里以后,可能晚一小会,迟到了。

  主持人:在人生这么大事的时候您迟到了,家里给你说什么了吗?

  轩云湘:家里人肯定也有点意见,但是他们也算是理解吧。我老岳父他也是做教师的,也是老教师。反正后来听说有女方的亲戚有不高兴的,说这样不是看不起人嘛。

  主持人:您又去解释了吗?

  轩云湘:当时我又不太好说话,就是靠行动吧。就是待人家好一点,真诚一点。晚上有两节语文自习,我趁家里人不注意,又偷偷的骑着自行车去了。当时家里离学校近一些,有三里多地,上完两节夜自习才又回的家。所以,我结婚的时候没有耽误课。

  主持人:连结婚这种事情您都这么巧妙的化解过去了,那么您家里人对这些事支持吗?

  轩云湘:我妻子支持我的工作。

  主持人:您的妻子是一位农民,还是她在从事什么样的工作?

  轩云湘:她就是农民。她也是上过学的,高中毕业。她当年就是在这个学校(冠县东古城镇中学)毕业的。这个学校原先就是高中。

  主持人:从这个学校毕业的,她还是挺支持您的。

  轩云湘:对,挺支持我。

  主持人:我相信家里总有许多事情,比如农活什么的时候,一个女人自己肯定忙不过来。她抱怨过你,对您不满吗?

  轩云湘:有,抱怨有一些,但是也不太多。因为我星期天、节假日的时候,在家也是主劳动力。我在家不闲着,我也干活。可以说,很卖力的。

  主持人:那您工作工作不耽误,生活生活不耽误,您觉得累吗?

  轩云湘:是有些累。但是,我身体比较好。我年轻的时候就练舞,身体比较好,我没有请过假。真要是自己病了,那就麻烦了,我从来没有得过什么大病。

  主持人: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。

  轩云湘:注意锻炼身体。

  主持人:您的父亲好像也是一位教师。

  轩云湘:是,我父亲也是教师。

  主持人:您走上这条道路是跟您父亲有关系吗?或是说,他给过您什么样的引导吗?

  轩云湘:有,我父亲他也希望我成为教师。并且在我刚参加工作,在还是民办教师的时候就嘱咐我,当老师不能误人子弟,不能耽误学生的课。

  主持人:您也把这句话深深地记在了心里,也一直在这样做下去了。

  轩云湘:我父亲也是我老师。在我小学的时候,我父亲教过我。我觉得,我父亲那时候他也是一个很好的老师。他,很敬业,他的学生也非常的尊敬他。所以我想,我当老师一定当一个好老师,让学生尊敬的好老师。

  主持人:我知道有一段时间是您最难的一段时间,就是您的母亲跟您的妻子同时身体不太好的那段时间。是在什么时候?

  轩云湘:我妻子她是在08年4月发现腰间盘突出,不能干重活,慢慢的越来越严重。我在星期天、节假日的时候,领着她到处看病。去过这里的卫生院,冠县医院,聊城医院,还有河北的几家医院。都是星期天、节假日带着她去看病。那个时候也很忙。我母亲也是。我母亲是08年的寒假期间得的病,在聊城市人民医院做的手术。

  主持人:我们有些观众可能不太知道,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是冠县东古城镇,它离我们聊城市区是相当远的。走高速的话,我们也要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。这段时间,在您母亲生病的这段时间,您是怎么的来回通过这些路程的?这些路程(也会话费很长)的时间,您肯定也要去看望自己的母亲啊。

  轩云湘:我母亲她病的时候正是寒假。08年寒假,按阳历说就是到了09年1、2月份那时候。假期的时候,我母亲生病我守在那里尽孝道,做儿子的孝道。开学的时候,我就让我弟弟、妹妹在那里照顾,我只有在星期天的时候到那里看看母亲。

  主持人:对母亲有愧疚吗?

  轩云湘:当然有愧疚。

  我母亲在2010年的时候,突然觉的身体很不得劲,在冠县人民医院检查是肝癌晚期。那时候我在这学校还当班主任,还有地理课。我母亲做过一次手术后想再做,医生说不能再做手术了,已经毫无意义了,只能在家里保守治疗。保守治疗时间也不是一天两天,我怎么办呢?我只有在上完课以后,匆匆回家照顾母亲。那时候,我弟弟在外地打工,一时回不来。我自己就是上完课以后,匆匆回家照顾母亲,在家里守着母亲。有时候,晚上我陪着母亲,我到上课的时候再匆匆赶到学校。为学生上课,两不耽误。

  当时,骑着的一个摩托车很破旧了。我又让人家把它修理好,骑着摩托车来回走。摩托车它赶时间啊,电动车有时候它没有电了,需要充很长时间的电。摩托车赶时间,把它修好来回跑。学校离家里28里地,路还不好走,有时候还有土道,那也得经常来回跑。有时候一天没有吃过三顿饭,就是一天吃两顿饭,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。有许多原因。来学校上课,在学校上完课以后就回去照顾母亲。

  有时候还要为母亲去买药。那次母亲她有些发烧想吃西瓜,我就赶紧骑着摩托车到县城买西瓜。有时候需要买药,止疼的药。还要找医生开单子,给开药、针剂什么的。经常跑,那期间还特别忙。那时候我妻子的病刚刚好,刚能生活自理,只能顾着她自己。那时候真是特别苦,特别累。

  我给母亲看病,还去了德州市那里的一个小医院,听说那里有治癌症的特效药。我记得那一次下午我上完课以后回家,看母亲原先的药她吃着有反应,吐。给人家打电话,人家说你来吧,我再调调药。我就去啦。我计划呢,当天返回来。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啦,我自己去的。当时就把摩托车放在公路边上,我坐车到烟店,在烟店再倒车,又去临清,在临清再往西北。知道方向往西北,又倒了两三次车才到。到了那里,人家那个药还没有弄好,我又等了一段时间。这时外面下起小雨来了,天已经黑了,回不来。那时候怎么办呢,带的钱也不太多。我一看,拼命的往家里赶吧,结果没有赶到。到临清那里,就没有车啦,只好住在宾馆里。住宾馆,还不敢住大宾馆。我一算自己可用的钱就20元。找了一个小旅馆,人家还没有很便宜的放假,好说歹说住了一个15元一晚上的。吃饭就是买了两个烧饼吃的,这就算是一顿饭了。两个烧饼是晚上吃的,因为第二天早晨就省了,就不用吃了。早晨起来就往家赶,回到家把药放下,给母亲说怎么吃,让我妹妹帮助母亲服下药。我一看到上课时间啦,赶紧骑摩托车往学校赶。赶到学校还好,还没有上课。在学校上课,上了几节课以后,再回去这样的。那时候吃饭时间就是很少。我妻子呢,她刚刚生活能自理,她做饭还做不好呢,也得照顾她一下。

  主持人:您母亲或者妻子有没有说过,这么难这时间您就给学校请个假,是不是?把家里照顾一下,然后再工作。

  轩云湘:我母亲她没有说过,我母亲她很支持我的工作。我妻子也没有说过,她知道我是很想把学教好的。就是邻居说过,你早该请假啦。我说,也不是一天两天,请假那不耽误教学嘛,这么多学生还等着自己。请假不好,所以没请假。其实那个时候,还有一些事儿是很难的。就是这个时间吧,家里的妻子跟孩子都是农村户口,有地,有六亩多地。当时种的玉米也是抽时间掰了拉到家里的,弄了一院子。邻居看着我没人干,人家帮我剥玉米。我西边邻居的大娘,人家80岁啦。人家颤颤巍巍的自己带着凳子,去帮我剥玉米。我说,大娘您别干啦。大娘说:“孩子,我知道你很难过的,也没人帮你,你自己剥什么时候能剥完呢?你妻子也没法帮你,她自己也是刚刚能顾自己,她剥也剥不好,什么时候能剥完呢?我帮你剥一点是一点。”那时候,我婶子、大娘的她们都去我家里义务的帮我剥玉米。

  主持人:很感动啊,很感动。

  轩云湘:反正我觉得,别管家里再忙吧也不能耽误上课。因为自己是老师,事业是第一位的。

  主持人:始终不能忘记自己的这个责任啊。

  轩云湘:对。

  主持人:大家都说,自古忠孝不能两全。虽然说轩老师对家里有很多的欠缺,但是他把自己的事业做好之后,也是对家人的一种慰藉。

  轩云湘:是的。我父亲在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就告诉我,当老师不能误人子弟,不能耽误学生课。我也是按照父亲的叮嘱来做的,我父母在世的时候一直非常支持我的工作。特别是我父亲,一听说我干的好了就特别高兴。我父亲后来也是得了脑血栓,病退在家。

评论

视频热榜